竹筒饭味粽子||成王败寇||

为宫镶尘产的一点粮..上交Lof了!

#原著细节忘得精光,别细究。

就是写了点关于这两人,互通心意的感觉..?




饨苓。



1.

龟苓膏是个古板而又自律的飨灵。



和自己完全不同。



小馄饨撑着下巴,指尖绕过发丝轻轻拂下了一片花瓣。龟苓膏察觉了动作回头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,很快就了然了。



“..谢谢。没想到你也会主动帮人?”



后半句似乎是他真心实意的发问。小馄饨站起来,深深看了他一眼便转身离去。



2.

餐厅在龟苓膏来前是很忙碌的..倒不是说客人很多,主要是御侍不太会安排工作。以至于能让自己一直待在餐厅里游手好闲。



“啊..找到了。小馄饨,今天把这个送到后厨,你的值班时间从晨上9时开始。中午可以回来休息,下午....”



正准备去闲逛,没想到转角处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身影。龟苓膏正抱着一捆看起来像药材的植物,薄薄的唇线一张一合。他的话似乎永远充满了秩序,想去偷溜的心思被人几句嘱咐牢牢盯住了。越听越犯懒,索性伸出二指直接抵上了人唇。



“知道了..下午的事下午再说吧。”



“...”



龟苓膏确实被这种失礼的动作打断了话语。他皱起眉头躲开了人,绕是不太放心的又看了小馄饨好几眼。不知为何,引的小馄饨隐隐想笑。



“...如你所愿。中午我还会来找你,不要乱跑。”



听完小馄饨就接过了那一大簇要放后厨里的杂草,他似乎是因为听到了「我还会来找你」这句而开心了些。不...不能算是开心..。小馄饨目送龟苓膏离去,垂下眸子思索起内心中细微可察的变化。



只能算是..多了些期待吧?



期待一下这位新飨灵能比御侍出色几分?毕竟自从他到了之后,大家的工作都不约而同的走上了正轨,即使是御侍也没有这般能井井有条安排人的才能。



还有期待着..他能不能让自已,多一些闲暇时分的乐趣?



3.

有什么是饨灵解决不了的?那就再加一个龟苓膏。



小馄饨抱臂站着,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看着龟苓膏和竹筒饭两人。龟苓膏黑着脸,赤裸上身的飨灵自知认错垂着头,乖乖等训。



难得啊...自己已经好心借了魂灵去给他帮忙,竟然还能在餐厅里把后厨搞得一团糟。4个碟,7个碗,还有那道新菜谱据说也不小心被他放进锅里一起炒了?



“..——下次怎么做,记住了吗?”



竹筒饭的粗心问题明显盖过了自己时不时的偷懒,龟苓膏闻声到来的时候压根无瑕顾及自己了。正合心意。



小馄饨看着两人站在一块,体格差骤然放大,绿色头发的飨灵肌肉精壮结实看起来整整比龟苓膏大了半圈。..这么想来,若是除去了黑色衣衫,他的体型得有多单薄?



思绪打岔,谈话间不知为何竹筒饭激动起来,拉过龟苓膏的双臂便直接抱紧人。龟苓膏脸色僵硬似乎难以应付这种热情的飨灵,眉头轻挑步伐迈开正欲向前几步分开两人,龟苓膏已经抽出了一手像驯服犬科动物一般摸了摸竹筒饭。



“..唉,下次我帮你做便是。冷静点竹筒饭...先放开我...不怪你,安排的时候没有考虑你的性格罢了..。”



“哇啊...谢谢!太好了...你没有讨厌我,是吧是吧!!下次需要帮忙要记得叫我,我一定会努力的!!”



某大型犬科似乎对摸头很受用?大喊大叫实在够吵,好在他松了手臂也让龟苓膏得以自由。



支开了那位绿毛大犬后,龟苓膏才把视线放在了自己身上,又恢复了往常的古板脸上,颇为无趣。小馄饨其实蛮好奇,他除了像刚才被竹筒饭抱住时,还会不会有其他更有趣的表情?



“给你添麻烦了,抱歉,下次我会避免让竹筒饭进入厨房工作的。”



是在向自己道歉..?微不可察睁大了眼睛。



“...无妨。只是一直好奇,你又何必出来收拾残局?交给御侍岂不是更轻松?”



龟苓膏表情似有松动,没有回答。沉默片刻,怀中的饨灵在发抖,轻抚了几下撇撇嘴角准备先行开口,为他转移话题。



“若我说天性使然,你信么?馄饨。”



4.

好个天性使然。莫不成,你就要被这天性引得自己再无七情六欲?



躺在树干上叼着草根,阳光被枝叶打散的零零碎碎落入周边。那日之后,的确没见过竹筒饭再参入厨房内的事了。与之换上的是一些女性飨灵和拥有厨艺点的飨灵。而自己。也寻到了能充分偷懒的方法。



...比如像现在这样,躲在外面,他找不到的地方待着,到了夜间回去时再说「不清楚工作」借此开脱。

午间正暖。天时,地利,人和,睡觉的好时机。把草根吐掉。不去想更多,眯了眸便开始静躺。



“下来!”



一声冰冷斥声突兀打断休眠,骤然惊醒冷不丁想翻身调整姿势不料落了个空,直直掉了下去。



以龟苓膏的视角来看,好不容易找着了这个偷懒的家伙,当然要把他揪回去继续工作。抬头一看却被光芒映了眼睛,看不清馄饨的真切模样。等到视野稍微能有可见度的时候。馄饨已经越来越近以致龟苓膏来不及反应。



“嘶——”



摔在一起的两人不约而同都倒吸了口凉气。龟苓膏结结实实被砸中了压在下面,着地的腰部和腿部太过疼痛让他情不自禁喊出了声。



而小馄饨却是比较轻松的,他下面有个垫子,自己一点伤也没受。纯粹是因为下意识而喊出声。



片刻恢复精神后,一时间,两人都有些尴尬。



方才馄饨是脸朝地掉落,他们似乎无意识的..碰了下唇。



...龟苓膏不大想去细想这事,眼下被小馄饨压住腰部,耳畔又是人愣着的温热吐息,从未有过这般与人亲密接触,脸色微红。心情过于微妙,推搡了几把令人坐起来却压的腰部更疼了,龟苓膏闷哼一声,只能堪堪支着手臂散着头发看他。



“...还不起来吗?你想压到什么时候?”



小馄饨似恍然大悟了一翻身站了起来,不知为何却咧开了笑容。龟苓膏抽了抽嘴角,等了会见他没有动作,又举起手来供人拉起。



“...馄饨,拉我一把。腿受伤了,得先回餐厅里请个假。”



被人拉起后正准备行走腿上使力有些急,险些又倒下去,只得曲手臂勾住了馄饨脖子才得以平衡。



“抱歉..可能需要你...。?!我可以自己行走,放下去!”



小馄饨绕过他后背,一蹲下便是把人抱了个满怀。怀里的重量比自己想象中的要轻...明明也是个成年男性飨灵,怎的身子也是如此轻?



虽然平时并不怎么干活,多数让魂灵代替了自己。但并不代表自己会缺少任何身为战斗飨灵的力量。



容不得聒噪抗议,低眸见他唇线淡薄未合,早就起过令人闭嘴心思,索性低头又在人唇角落下一吻,不出所料见人呆住面色越红,扬声笑了几下稳当抱着回去,方向直往飨灵居住地。



“去餐厅作甚,会帮你请假。以后无需向我道歉,无谓至极。”



龟苓膏感觉到和以往比起来,有些不同。小馄饨周身有一种淡然的香气,扰乱了龟苓膏一直自持冷静的心绪。



“不是因为我才受伤的吗?既然如此,便要乖乖抱紧了,我会负责的。”



5.

几乎所有在看到龟苓膏被小馄饨抱着回了房间的飨灵,都是惊的话都说不利索。



樱饼小心的拽着提拉米苏的衣角,吞吞吐吐说:“米苏姐姐..龟苓膏是受伤了吗?我们要不要..去看一下龟苓膏呀?”



提拉米苏只看了一眼,便收回目光,温柔的摸了摸樱饼的粉色秀发。“不用噢..相信吧,小馄饨会照顾好他的。”



远处的咖啡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两离去,抿了口杯子,巧克力笑吟吟凑到他的身旁,“呵呵...之前完全看不出来,不是吗?”咖啡回他微笑,不言置否。



阳光正暖,揭开云雾见的是灿烂光明。